2021-04-17 . . . 2021-07-24

Tailwhip

Xper. Xr.

1/1
下一頁

Installation view, Tailwhip, 2021

Imag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Empty Gallery.

Installation view, Tailwhip, 2021

Imag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Empty Gallery.

Installation view, Tailwhip, 2021

Imag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Empty Gallery.

Installation view, Tailwhip, 2021

Imag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Empty Gallery.

Installation view, Tailwhip, 2021

Imag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Empty Gallery.

Installation view, Tailwhip, 2021

Imag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Empty Gallery.

Installation view, Tailwhip, 2021

Imag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Empty Gallery.

Installation view, Tailwhip, 2021

Imag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Empty Gallery.

Empty Gallery 很高興帶來展覽《Tailwhip》,作為香港藝術家、噪音音樂人、活動策劃人及 說故事達人Xper.Xr.創作活動的一個綜述。展覽由一系列演出記錄、檔存照片、樂譜、道具和各形式文字資料如刊物訪問組成,試圖把聚光燈照向這位香港反文化歷史中,身影朦朧但極其重要的人物。常自覺社會地位低微,Xper 以流行文化碎屑的混合、達達主義奇觀和自我撕破式的幽默,鑄造極為個人的反藝術形式。這次展覽採用近似時間線的方式,以Xper早年在香港的創作活動為起點,再駛進他在倫敦和巴黎的日子。那段時間裡,他在金匠學院調戲藝術世界的專業、在Comme des Garçons 製造混亂、在實驗音樂世界興風作浪,再盪回到事情開展的地方。是次展覽的下層空間會裝置成休息室,參觀者在那裡可以聽到Xper完整音樂作品的超混音,包括一些現場錄音和從未發佈的曲目。 

 

Xper.xr.的藝術取態激進的權利抗奪和自娛式自卑,在香港轉變為富裕全球商業中心、中英聯合聲明、粵語流行曲興起的這些背景之下,他的創作從一開始就已注定是生不逢時。冒起於1980年代,涉獵BMX單車、賽車和從事一般不良少年行為,Xper.xr.在1989年發佈他的首盒錄音帶《Murmur》。他迅速令自己成為香港首批噪音音樂人之一,參與正快速膨脹的國際網絡,認識志同道合的藝術家如秋田昌美、中原昌也和Emil Beaulieau。Xper 以DIY活動策展者和雜誌如《Monitor》和《Noise》的作者身份同時進行創作活動,進一步影響到本地地下文化的發展、令好一些幸運兒能初嚐到罕見的美物如Downtown music、實驗電影和維也納行動主義。Xper.xr.常和一隊其稱之為無恥之徒組成的The Orphic Orchestra 合作,他早期的演奏會絕大部份為本地藝術界所不能理解。因此,當他在1991年,於香港首個極具開創性的藝術家主導獨立空間 Quart society 公開演出之時,為演出取名為《Temporal Death》,顯得是如此的理所當然。

 

Xper.xr.在藝術上作出的挑釁接收到只是不絕於耳的沈默,令他持續感到失望,於是他選擇成為浪遊藝術家,尋找藝術創作的更好土壤,經常往返倫敦、巴黎和香港之間。其天性中漠視所有形態的權威,由執法者到版權條例到前衛藝術講求的品味,Xper 的表演不停令觀眾感到迷惑:流行曲調的人工翻唱,激烈的聲音作法,詼諧的過場和爆破的扭曲。他翻唱白宮樂隊的《You Don’t Have To Say Please》可說是最佳的例證。在這作品中他排除萬難把英國雙人組合嚴峻的權威戲劇性轉變為一種荒誕的歡悅。他無恥地盜用主流和次文化素材(通常是英國的)再將之轉為壞掉的卡拉OK時尚,作為縱軸線貫串Xper的創作,然而噪音音樂(以及後殖批評)會從根本上證明過於籠統的分類難以容納這種創作,這種如此徹底地追求失敗,自諷和失序以作為藝術反抗的策略。

 

來到三十年後的今天,面對吞沒我們城市的文化和政治保守主義,Xper.xr. 的創作依然展示其自身作為具啟發性、和被急需的解藥。就像所有如汽車改裝、刺激的尋求及賽車只是統粹的嘗試以累積足夠的速度,以統一自己內部時間的感覺其周遭的文化;生活與藝術的界線如常地薄弱, 但或許Xper能帶給下一世代香港藝術家的,就是藝術精神的彰顯,風格、態度,當然以及自由的核心要素。誠然,不合時宜是一回會永劫回歸的事,並且有時會帶報復性, Xper 動盪不安的時間膠囊,終於回到了家。

 

———————————-

 

XPER.XR.(1970年生)香港藝術家,表演者和挑釁者,屬於香港首代實驗音樂人。在他發佈有說是本地工業噪音首個作品《Murmur》(1989)後,繼續灌錄發佈,並與大友良英、秋田昌美的一起演出。以對制度的蔑視、故意的失敗和自謙的美學為特色,Xper.Xr. 的創作代表了這城市藝術反歷史上的關鍵時刻。由2012年至2015年,他在九龍營運一個地下展覽及表演空間CIA,策劃志同道合的藝術家如駕籠真太郎、Vagina Dentata Organ、New Noveta、赫爾曼·尼特西、Laibach和 Olivier de Sagazan的展覽及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