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6 . . . 2020-11-21

漩洑

沈璟

1/1
下一頁

Installation view, Vortices, 2020

Imag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Empty Gallery.

Installation view, Vortices, 2020

Imag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Empty Gallery.

Installation view, Vortices, 2020

Imag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Empty Gallery.

Installation view, Vortices, 2020

Imag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Empty Gallery.

Installation view, Vortices, 2020

Imag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Empty Gallery.

Installation view, Vortices, 2020

Imag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Empty Gallery.

Dream Construction, 2020

Imag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Empty Gallery.

Zone Negative, 2020

Imag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Empty Gallery.

Empty Gallery 很高興帶來首次香港藝術家個展,畫家沈璟的《Vortices》。展覽名稱源自「vortex」的古字, 威廉布雷克及笛卡兒曾以此描述現實如螺旋般的結構。《Vortices》結合一組主題互為連貫的油畫近作和一幅單獨 的壁畫作品。沈璟於每天淹沒我們意識的介導意象潮裡獲得素材,並把這些風格不一的影像化作跳動著夢囈脈搏的 繪畫作品。以輕透淡彩和巴洛克式波狀線條構成的這些予人強烈印象的畫面(其變幻莫測的主旨在展示中反照及倒 置),描繪著非現世的種種場景,遙遠而熟悉——後期資本主義夢的各種晦暗空間。

重覆出現於展出作品當中,如展題的「vortice」 就像一道概念上的縫隙,我們可視之為切入點,從中窺探沈璟的 藝術實踐。很多時候神話化作為險境與不穩定性的場域 —— 一種負機率地帶 —— 漩渦的意象在西方精神中根深蒂 固,由荷馬到龐德,無處不在。其最簡單的定義是對流的相遇;一種自然生成的液態旋轉結構圍繞一個不存在的中 心,它是一個與自我有很多相似地方的原始結構。螺旋狀潮水流於其翻騰軌道之中瘋狂循環所有形式的文化碎片, 具有同等的破壞力與生成力。對沈璟而言,繪畫首先是去接受這實質的中介喪失,放棄某些意圖,並輕輕地環繞這 潛在意象的離心力,以裝設一個構圖的零度。

《Vortices》展出的作品均有著這種隨性過程的深刻痕跡,不單只在構圖或內容層面上,還有在其中更具畫家氣 質的形式特性。沈璟其中一幅近作 〈Annunciation〉 (2020),描繪一棵框置在偽古典主義拱道之內的大樹, 彎曲的樹幹和枝椏對分構圖。一團團穿著長袍的人出現在樹根和樹側兩旁,以具表現力的旋動筆觸畫出他們身上布 袍的褶痕,像是呼應大樹本身的粗糙多節。這些輪廓閃爍著的一種含蓄動態之感、一種超再現振動,在其他作品如 〈Spirit of An Eye〉 (2020)和〈New Sun 〉 (2020)也可見一斑。

超越眾多浪漫繪畫中描繪的那種單純的主題和風景融合,這種動態之感更像在暗示顏料和油彩的反抗;那些液體 智能經常與畫家之手掌控的意圖各走異路。沈璟常常使用稀洗液勾勒他畫布的大部份地方。如在〈Revolution of Night〉 (2020)中,它們在畫的表面浸泡、滴下、積聚(總是精通以畫布作為素材)形成輕淡的不規則形狀,感 覺像是處於邊緣和霧氣中—— 顏色抽象分散,只能偶然地化為一朵雲的輪廓又或樹皮的質感。就像這些塗上的標 記能夠脫離它們自身和環繞其身的畫布空間,又或是重奪它們曾有的液態性並完全從它們的物質支撐中流走。物質 永無法完全退減為形象;動態永不能徹底分解成固態和靜物。鋪展開的畫布只是一個開端,有如一個漆黑的水庫暫 存活水,滿載著具有生命力的再現。

這種內在動感,這種在單一作品中浮現的多重潛藏複雜性,是沈璟創作最鮮明的特徵之一。要是在他其中一幅畫中 經常有某些東西感覺是無法解決,一個符號又或一個姿態,在整體上看似是微細又或是在邊緣徘徊,我們或許能夠 將之理解為一種與生俱來的開放性——其中暗示著一種自我與藝術介入間不同的關係。這種開放性令沈璟超越很多 現今主流的當代新象徵主義者和新浪漫主義繪畫封閉的前景。相比之下,他的作品並非描繪個人慾望的反動空間, 而是泛主觀融匯中的一種無形態漩渦,而在其中記憶和形像、歷史和模擬,及最終個體和集體的相互崩塌而為一。 與展覽名稱相同的作品〈Vortices〉 (2020)最能突現這個對事物的想像。這幅作品描繪一群無名者的身影,聚 集在一個形態朦朧的飄浮氣球之下。再度使用早期畫作的構圖主題,這些人物只畫出輪廓;空空而透明的身體騰空 予一雙漩渦,渦流結合成多雲的夜空。在沈璟的美學宇宙中,磚砌外牆、壁畫和古典拱門同時讓人聯想到香港屋村 的仿歐裝飾和提香文藝復興的華麗;神秘的長袍人物同是佛教的羅漢和基督教的聖人;繁星點點的夜空不僅指向藝 術史,還暗示著自我意識過濾和經驗的美化;將其化為形象的減退。沈璟構圖中的人物為這狀態提供了線索:他們 下垂的眼晴和乏力的姿態,指向的只會是夢遊者。然而,這不再是從前的藝術家們推崇的「超越日常生活」狀態, 而是我們孜孜不倦導介當下的清醒睡眠。

 

關於沈璟 (1998年生,香港)

2020年畢業於倫敦藝術大學切爾西藝術學院。曾參與於倫敦多間畫廊的展覽,包括Candid Arts Trust Gallery (2020), Fitzrovia Gallery (2019) 和 Bones and Pearl Gallery (2018)。現在於香港生活及工作。